會(huì )展動(dòng)態(tài)

衛計委官員走訪(fǎng)新澳 若照搬醫院、藥企都要慘

發(fā)布日期:2015-08-28   瀏覽次數:

       據衛計委官方網(wǎng)站消息,日前,國務(wù)院醫改領(lǐng)導小組副組長(cháng)兼國務(wù)院醫改辦主任、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孫志剛帶隊赴澳大利亞、新西蘭,就藥品采購進(jìn)行了專(zhuān)題考察,衛計委官網(wǎng)同時(shí)還刊登了考察報告。

       閱讀完此篇考察報告后,我真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。要是按照文中所提經(jīng)驗,未來(lái)藥企真是沒(méi)活路了啊。

       藥占比狂降有理
       為何要走訪(fǎng)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呢?從數字上兩點(diǎn):2013年,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衛生總費用占GDP比重分別為9.6%和9.7%,藥品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分別為16%和9.5%。
       藥占比如此之低實(shí)在驚人,但是諸位請想想,國外診療費多貴,可能看病花幾百美元,拿藥只有十幾美元呢。如此來(lái)計算,藥占比當然不高了,如果拿此來(lái)套用國內的情況,要降低藥占比,只有一個(gè)辦法,狂降藥價(jià),或者把患者都擠到藥房去拿藥。
       下面就是澳大利亞政府補貼醫院、看病等情況介紹了。這個(gè)主要是政府增加投入部門(mén),主要看取決于政府支付意愿,暫時(shí)可以忽略不計。下面是藥品采購部分介紹值得藥企特別關(guān)注。
       談判采購
       澳大利亞對清單內的藥品實(shí)行集中采購。采購方式主要分兩大類(lèi):一是談判采購,主要針對專(zhuān)利藥和獨家品種藥。
       這類(lèi)藥品降價(jià)很難,具體談判工作由衛生部下屬的藥品福利定價(jià)委員會(huì )牽頭組成談判專(zhuān)家組,其成員包括醫生、消費者代表、衛生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、執業(yè)藥師、初級保健醫師、臨床藥理學(xué)專(zhuān)家,以及衛生部長(cháng)提名的代表組成,人數12-18人,所有人員身份公開(kāi)。
       談判前,他們都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收集談判供應商各方面的信息,特別是藥物臨床療效及在其他國家的銷(xiāo)售價(jià)格,要求供應商提供相關(guān)材料,特別要說(shuō)明定價(jià)理由,如發(fā)現提供虛假資料的,將嚴肅懲處,有的甚至逐出澳大利亞市場(chǎng)。對首次申報的價(jià)格,70%以上都會(huì )被拒絕。
       由于澳大利亞衛生部掌握藥品清單的制定和財政補貼兩大權力,談判態(tài)度很強硬,對制藥供應商來(lái)說(shuō),要么接受降價(jià),要么就丟掉市場(chǎng)??傮w上,雙方能夠達成比較滿(mǎn)意的價(jià)格。對于各州來(lái)說(shuō),按照衛生部談判確定的價(jià)格進(jìn)行采購,不再進(jìn)行議價(jià)。
       賽柏藍點(diǎn)評:從表述上看,澳大利亞和衛計委正在計劃中的藥價(jià)談判多么相似,都專(zhuān)門(mén)的談判委員會(huì )。從其介紹的談判過(guò)程來(lái)講:第一,首次申報價(jià)格70%被拒絕。第二,態(tài)度強硬,不降價(jià)就出局,第三,沒(méi)有二次議價(jià)。
       藥品被納入專(zhuān)利藥品價(jià)格談判,對藥價(jià)談判前途看明白了嗎?準備好降價(jià)了嗎?
       招標采購
       招標采購主要是仿制藥或者是市場(chǎng)競爭充分的藥品。這一類(lèi)藥品由衛生部根據市場(chǎng)平均價(jià)格制定基本價(jià)格,由各州衛生廳集中招標采購。
       如新南威爾士州、維多利亞州都實(shí)行以州為單位招標采購,州衛生廳成立了專(zhuān)門(mén)的藥品招標采購局(HPV),所有公立醫院和其它公立衛生機構必須參加HPV采購。
       HPV成立之初,由于醫院一直在采購中具有高度的自主性,大部分醫院不相信集中采購可以得到更便宜物品。但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運行,藥品費用開(kāi)始下降。比如,在維多利亞州審計局2005年審計后認為,集中采購比醫院自主采購藥品價(jià)格下降了2%,醫療耗材和醫院日常用品等下降了15%。
       現在,HPV贏(yíng)得了醫院的信任,逐步將招標采購項目從基本臨床耗材及藥品等擴大至治療和手術(shù)產(chǎn)品、醫療器械等。也有人口較少的州與其他州聯(lián)合采購或跟標采購。如我們考察的堪培拉醫院所在的首都特區人口只有30多萬(wàn),醫院院長(cháng)告訴我們,單個(gè)醫院的議價(jià)能力很弱,他們經(jīng)常與維多利亞州和新南威爾士州進(jìn)行聯(lián)合采購,以買(mǎi)到更為便宜的藥品,節約醫院的運行成本。
       賽柏藍點(diǎn)評:這類(lèi)似于目前采購中的雙信封制采購的藥品。簡(jiǎn)言之,衛生部制定基本價(jià)格,各州衛生局進(jìn)行議價(jià)。感覺(jué)目前中國也有照搬的趨勢,國家衛計委雖然制定基本價(jià)格,但是如果每年的11月統一開(kāi)標,招標價(jià)格基本上定了大多數藥品的價(jià)格,而未來(lái)各州衛生局進(jìn)行議價(jià)。是否預示著(zhù)未來(lái)二次議價(jià)全面開(kāi)花呢?畢竟藥價(jià)市場(chǎng)競爭了,不可能發(fā)改委放開(kāi)后,衛計委再定價(jià)吧。
       醫院和藥企的雙重悲劇
       嚴控公立醫院用藥品種。在澳大利亞,公立醫院使用的藥品管理非常嚴格,藥品進(jìn)入醫院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所在地區藥物委員會(huì )(LHD)批準。
       LHD一般由當地知名專(zhuān)科醫生、全科醫生、藥劑師以及患者代表組成,對藥品能否進(jìn)入公立醫院進(jìn)行投票決定,確保公立醫院安全、適當、有效、經(jīng)濟地使用藥品。醫院也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藥劑師對每個(gè)醫生處方進(jìn)行定期審查。
       這與我們國家公立醫院不同,什么藥品進(jìn)醫院,是由醫院內部人員組成的藥事委員會(huì )說(shuō)了算,也容易滋生腐敗。
       賽柏藍點(diǎn)評:按照上面的意思,以后哪些藥品能夠進(jìn)入的醫院,這個(gè)用藥權,醫院要被剝奪了。后面說(shuō)得很明白,什么藥能夠進(jìn)入的醫院,目前國內的做法容易滋生腐敗,顯然是要改革。
       那首先我們看看醫院,現在醫院大部分是要靠自己養活自己的,現在藥占比狂降,很多藥品要被擠出醫院了,未來(lái)醫院還要零差價(jià)銷(xiāo)售,然后藥品價(jià)格招標定,現在用什么藥也要喪失主動(dòng)權,醫療服務(wù)不可能大規模提高的情況(離澳大利亞等國肯定會(huì )差的很遠),醫院會(huì )發(fā)生什么?醫院會(huì )虧損,入不敷出。
       要彌補虧損,只有政府大規模提高補貼。但是,在政府財政吃緊的情況,很難。據我們了解,此前對于試點(diǎn)醫院的財政補貼,很多也都是以醫保部門(mén)進(jìn)行了補貼?,F在醫保也吃緊,如果全國大規模推廣,錢(qián)從哪里來(lái)?

       所以一旦執行下去,醫院大規模虧損后,補貼又上不來(lái),只有出現兩種情況,第一,醫院不開(kāi)藥或者少開(kāi)藥,所有處方指定到院外藥房;第二,醫院大規模擴張特需病房賺錢(qián),減少對普通患者就診時(shí)間和就診精力,三甲醫院都變成名義上的公立醫院,但是實(shí)際上的“私立醫院”。

       而藥企呢,醫院大規模虧損了,千方百計擠進(jìn)名單之后能怎么樣,一個(gè)面臨虧損的醫院,能夠做的只有擠壓藥品的利潤空間了。


地點(diǎn):長(cháng)沙市蔡鍔北路529號宏建大廈二樓湖南省健康服務(wù)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
電話(huà):0731-85124393
版權所有 湖南省健康服務(wù)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
湘ICP備 19018337 號-1 湘公網(wǎng)安備 43010502000242號
網(wǎng)站建設技術(shù)支持:節點(diǎn)網(wǎng)絡(luò )